早上一覺醒來腿還是有些酸痛。昨天6個小時徒步旅行的疲憊就像是喝了後勁強的酒一樣,最後回家的路上腿腳就開始酸痛。

 

現在細細數來昨天走了近20個街區,把Buenos Aires 市中的 Recoleta 區裡面的推介景點全部看完了,稍後我會上傳照片跟大家分享。

 

245分出門,本來要去樓下的麥當勞吃了午餐再走,考慮到樓下處於鬧市區,人多吵雜,想在去景點的路上再吃,可是順著蒙特維多(Montevideo)街道走了10多個街區也看不到,無奈還是收緊腰帶繼續前行。

 

走在大街上來來往往的行人多半是本地人或者外貌和他們相似的,像我亞洲人的面孔實在少見。穿過幾道街區看到一個貌似中國人的亞洲同胞,我們彼此對視了下,雖然沒有打招呼,但是我心裡也洶湧澎湃了下好歹看到了亞洲同胞了。在另一個街區還看到一位身著華為上衣的男士,本來要主動打招呼的,在我環顧四周建築的時候,他已經走開了很遠。街上的行人穿著各異; 很多都把自己上身包裹的像粽子,好像再告訴大家這個冬天真冷;另一小撮人則穿著單薄,比如我,我就穿了一件長袖的秋衣,外加一圍巾,更酷的有的還穿短褲或者T恤衫在街上晃悠。經過街區中的公園,可以看到老人、情侶或者溜狗的中年婦女在享受著溫暖的陽光。

 

實際上這裡的冬天並不冷,氣溫介於317-8度。由於這邊多半都是晴天,只要太陽出來後,穿一件單薄的運動衫也可以上街的。我猜想這裡的人們和香港人臺灣人想法有點類似;目前是難得的冬天了,非得把自己整成冬天的樣子,即使再熱也要穿著厚重,再者可以秀秀。

 

值得一提的是,由於我是“稀有”的亞洲人遊蕩在街上,經過的行人也不是的多專著看我一眼,自然回頭率比在亞洲高多了,仿佛是受禮遇的明星

 

來到了這裡市政公墓區(這個名詞是我自己造的,原名是Cementerio De La Recoleta,我不清楚正確翻譯),公墓實在是大,足足5-8個足球場那麼大(6公頃)。裡面的建築大都是天主教題材的歐式建築,所謂大有大葬,小有小葬,這裡埋葬了歷史英雄、作家和科學家等,墓穴的風格各不相同,有的像城堡一角,有的放上了天主和天使的塑像等。由於,我是個膽小鬼,偌大的公墓我都沒把每一個角落全部走完,只是走夾道寬闊且有人的地方,背光的那些走道我都沒敢進去走。這要是在亞洲也沒有什麼好參觀的,中國人/泰國人/日本人他們在走過這種先人休息的地方後可以創造出無數的鬼怪電影來。這裡的先氣太濃,我怕自己八字不硬,儘量少占這股氣。匆匆抓拍了幾張照片就走了。不過,喜歡建築的朋友你一定要來走一走,保你4個小時走不完。下面是一段介紹年來分享下:

 

According to funeral architecture experts, Recoleta shares the second place among with Pere Lachaise of Pars (the first one is Genoa’s cemetery). Founded in 1822, its six hectares keep a big deal of Argentine history in national heroes, writers and science men tombs. Among its vaults, there are 82 international sculptors. The most visited vault is that of the Duarte family. The embalmed body of Eva Duarte de Peron, worldwide known as Evita, "the poor’s representative", rests there. She was first lady in th forties and her personality captivated famous singer Madonna.

 

公墓旁邊還有一座教堂和文化館。教堂和其它看到的天主教堂Catedral Metropolitana 裡面的雕塑差不多,只是規模和氣勢上小一點,多不贅述。說說這個文化館吧。裡面有很多藝術家開的專欄,在這裡你可以幹少到繪畫藝術作品,旁邊就是一個劇院。再下一層就是一個以家居為主體的購物中心,裡面有各種裝飾物料。讓我開眼的是這裡有家OKKO的店裡面竟有中國古代的轎子、喜床以及櫥櫃等,造價不菲,小櫃子就要新幣1000多,更不用說大件商品了。

 

走出購物中心相北走,可以看到一座氣勢蓬勃建築物,起初我認為是政府地方機關的行政樓,走進仔細看才發現這是University of Buenos Aires的一個分院,從字母上辨識應該是建築學院。前面就是數個座球場大的Plaza Naclones Unidas 廣場,裡面有個碩大大的花朵,下面是個水池,旁邊就是草坪。草坪上年輕的情侶們一邊享受著溫暖的太陽,一邊享受著對方的暖唇。

 

由於相機鬧罷工電池沒電了,這些景點只是拍了很少的照片,只能用眼睛拍攝看到的建築和美景。

 

最後去的地方就是國家圖書館Biblioteca Nacional了。填寫安檢表格後進入大樓。圖書館的1樓展出的都是歷史文獻書籍;二樓是行政組,遊客不准參觀;3樓是“the Treasure room” 已經Universidad De Salamanca的辦公室,四樓珍藏最寶貴書籍,有1618實際歐洲中古時期和美國殖民時期的文獻資料,其中一片最珍貴的手抄卷 15世紀哲學家Jean Buridan"The Chained Book",可惜這些都不准遊客參觀。五、六樓都是借閱室,一排排的書架上擺滿了分門別類的擺滿了各種書籍。想不我是稀有的亞洲人面孔,管理員特意關照的多看了幾眼。在第五樓可以看到北面港口和到港即將著陸的飛機,遠處海上稀有的幾隻船在海上平靜地飄著。

 

看過圖書館我又折回大學的教學樓,近距離感觸這座古老的建築物。它有多雄偉從大門就可以看出來,門的高度足足6米多高,穿過大門就是大廳,兩端各一個古人物塑像,由於沒有文字,我也無從知道兩位都是何許人物。廳堂裡還展覽這書籍和報導,全部是西班牙記錄,我一點都看不懂。接下來,繼續往裡走,參觀他們的課室,裡面正在上課,我只能從門縫裡瞥見裡面的設施。看到這壯觀的學院,聯想到我們亞洲的大學以及市區學校,這裡的氛圍讓我更加感到歐洲建築給人的古色古香和氣勢蓬勃的特質,加上他們對男性人體的藝術美感鑒賞,更讓我體會到他們文化的對生活美感的發掘和享受。

 

走出學院,坐在前面的臺階上,享受著即將下山太陽的余溫,看著忙碌拍照的學生們那一張張燦爛的臉還有那躺在臺階上睡覺的人們,我的浮躁的心開始下沉。世界那麼大,在地球的另一端為尋找平靜而去絞盡腦汁時,這裡的人們只需要走出房子,躺在在臺階上就可以垂手可得這份平靜。今天的看到的,感受到地是一撥一撥文化震盪。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