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美之行提前結束, 奔赴羊城

Leave a comment

當我坐在MRT去萊佛士附近商場換錢的時候,我的腦海裏面一種錯覺突然閃過:我是在上班的路上麽?不是,我已經離開了原來的公司。神經短時間内歸位了,不過腦海裏面不斷的搜索着逝去2個月前的記憶。

2個月前,我已經為自己的南美之旅做好來的準備,一心只想快點到達蒙昧以求得南美神秘大陸。30多個小時的疲憊飛行阻擋不住對神秘大陸的渴望。在這2個月内走訪了很多旅遊雜誌推薦的地方,品嘗了各種新奇和本地代表的美食,近距離得和本地人談天說地,擁抱和接吻;也乘船到了烏拉圭其中一個景色優美的恬靜小鎮和巴西引以爲豪的伊瓜囌瀑布。雖然這次還沒有去大陸的最南端和南極大陸看冰川,但是我已經有了下次再次造訪的計劃。

如果你問我這次旅行的感受,我會告訴你布宜諾斯艾利斯是個讓你又愛又恨的城市:一方面她可謂是那美洲一顆璀璨的明珠,“歐洲的小巴黎”,另一方面,我體驗了在最寬的大道上一些不道德人潑酸臭的液體倒身上,主要是爲了搶奪你的貴重物品,搶不到也可以自己娛樂一番。

不過,如果你沒有去過南美洲的話,我建議你一定要走一走,享受下那裏的天氣、美食和美女帥哥。讚!!

伊瓜蘇大瀑布

Leave a comment

 

上周去了伊瓜蘇瀑布,整個行程是三天兩夜.瀑布的氣勢蓬勃令人敬畏,到過的人都會說amazing。

第二天的時間都是在阿根廷境内的國家公園,近距離接觸魔鬼喉” GARGANTA DEL DIABLO”;第三天上午在巴西的國家公園。兩國共享這個世界奇觀。

看了,網絡上的咨詢和前人寫的遊記,感覺寫的不錯,特引述作爲部落各的内容。

伊瓜蘇大瀑布(Iguacu Falls)——世界上最寬的瀑布

概況

座標 南緯25度41分秒,西經54度26分秒

平均流量 1,751立方米/秒

流入 伊瓜蘇河

國家 巴西阿根廷

瀑布高度 82米

瀑布寬度 4000米

瀑布邊城鎮 Foz do Iguaçu、Puerto Iguazú

亦作Iguassu或Iguazu,西班牙語作Cataratas del Iguazu,葡萄牙語作Cataratas do Iguacu或Saltos do Iguacu。

伊瓜蘇河上大瀑布,在阿根廷與巴西邊界上該河與巴拉那(Parana)河合流點上游23公里(14哩)處。為馬蹄形瀑布,高82公尺(269呎),寬4公里(2.5哩),是北美洲尼加拉瀑布寬度的4倍,比非洲的維多利亞瀑布大一些。懸崖邊有無數樹木叢生的岩石島嶼,使伊瓜蘇河由此跌落時約分為275股急流或瀉瀑,高度60∼82公尺(200∼269呎)不等。該瀑布與伊瓜蘇河皆得名於一個意為「大水」的瓜拉尼語(Guarani)辭彙。

11∼3月雨季中瀑布最大流量達12,750立方公尺/秒(450,000立方呎/秒),8∼10月旱季中流量最小。估計年平均流量約1,756立方公尺/秒(62,000立方呎/秒)。

該瀑布是向西後向北流的伊瓜蘇河進入峽谷前從巴拉那高原邊緣落入一處寬廣裂口而形成的。瀑布上方的島嶼將河流擴展為流注瀑布的無數水流。該河的主要部分跌落一個狹窄的半圓形裂

clip_image001[4]

隙,稱為「魔鬼之喉」(Garganta del Diablo),其景象被形容為「大海瀉入深淵」。此段(稱聯合瀑布)的良好展望點在巴西和阿根廷兩側皆有。

許多個別瀑布在中途被突出的岩石擊破,使水流偏轉而水花飛濺升騰,產生如彩虹幔帳般的景色。從瀑布底部向空中升起近152公尺(500呎)的霧幕與彩虹輝映,蔚為奇觀。

沿瀑布許多島嶼中最出名的是大聖馬丁島(Grande San Martin Island),此島位於「魔鬼之喉」以降數個瀑布下緣。從這個島(位於阿根廷側)可以展望許多奔流瀑布。可在阿根廷側展望點看見的個別瀑布包括「姐妹花」(Dos Hermanas)、博塞蒂(Bozzetti)、聖馬丁、「隱形瀑」(Escondido)和裏瓦達維亞(Rivadavia)等。在巴西側河岸可望見令人難忘的瀑布全景,個別的巴西瀑布包括本傑明康斯坦特(Benjamin Constant)、德奧多羅(Deodoro)、弗洛裏亞諾(Floriano)等。

第一個探訪該瀑布的西班牙探險家是巴卡(Alvar Nunez Cabeza de Vaca),1541年他將之命名為聖瑪利亞,但後來瀑布仍保留其原名伊瓜蘇。1897年巴西軍官巴羅斯(Edmundo de Barros)構想在伊瓜蘇瀑布建立國家公園。巴西和阿根廷在校正邊界後建立兩個分立的國家公園,每個國家各建立一個伊瓜蘇國家公園。兩個公園的建立都為了保護與瀑布有關的植物、野生動物和景觀之美。此區有3個機場,分別設于阿根廷、巴西和巴拉圭。

巴西和阿根廷的交界處,有一條河,叫伊瓜蘇。它開始由北向南分隔兩國,又忽然拐了個比90度還要大的彎,向東流去。這個彎拐得太大了,東邊的地勢毫無連續性,低了一大節,於是,就有了這個馬蹄形的讓人過目難忘的大瀑布。瀑布跨越兩國,被劃在各自國家公園中,每年有200萬遊客從阿根廷或巴西前來遊覽。“伊瓜蘇”在南美洲土著居民瓜拉尼人的語言中,是“大水”的意思。發源于巴西境內的伊瓜蘇河在匯入巴拉那河之前,水流漸緩,在阿根廷與巴西邊境,河寬1500米,像一個湖泊。水往前流陡然遇到一個峽谷,河水順著倒U形峽谷的頂部和兩邊向下直瀉,凸出的岩石將奔騰而下的河水切割成大大小小270多個瀑布,形成一個景象壯觀的半環形瀑布群,總寬度3000米至4000米,平均落差80米。

南美洲的伊瓜蘇瀑布是世界五大瀑布之一,該瀑布位於阿根廷和巴西兩國邊境。1934年,阿根廷在伊瓜蘇瀑布區建立了670平方公里的國家公園。1984年,伊瓜蘇瀑布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世界自然遺產。1986年,巴西伊瓜蘇國家公園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作為自然遺產,列入《世界遺

clip_image002[4]

阿根廷和巴西邊界伊瓜蘇河上的伊瓜蘇瀑布

產名錄》。

伊瓜蘇大瀑布在伊瓜蘇河上,沿途集納了大小河流30條之多,到了大瀑布前方,已是一條大江河了。伊瓜蘇河奔流千里來到兩國邊界處,從玄武岩崖壁陡落到巴拉那河峽谷時,在總寬約4000米的河面上,河水被斷層處的岩石和茂密的樹木分隔為275股大大小小的瀑布,跌落成平均落差為72米的瀑布群。由於河水的水量極大,在這裏匯成了一道氣勢磅礴的世界最寬的大瀑布,其水流量達到了1700立方米/秒.這一道人間奇景,在30公里外就能聽到它的飛瀑聲。

歷史傳說

當地印第安人的瓜拉尼語稱該瀑布為“伊瓜蘇”,意為“大水”。當地有這樣一個美麗的傳說:某部族首領之子站在河岸上,祈求諸神恢復他深愛的公主的視力,所得回復是大地裂為峽谷,河水湧人,把他捲進穀裏,而公主卻重見光明,她成為第一個看到伊瓜蘇瀑布的人。

1541年,西班牙探險家德維卡來到這裏,他是最早發現這條瀑布的歐洲人。德維卡並不覺得伊瓜蘇瀑布特別壯觀,只形容為“可觀”,他描繪伊瓜蘇瀑布,說它“濺起的水花比瀑布高,高出不止擲矛兩次之遙”。耶穌會教士繼西班牙人來此傳揚基督教,建立傳教機構。其後,奴隸販子來此擄掠瓜拉尼人,賣到葡萄牙和西班牙種植園去。耶穌會教士於是留下保護瓜拉尼人。西班牙王查理三世艮然聽信了莊園主的讒言,1767年把該會教士逐出南美洲。在阿根廷波薩達斯附近,仍保留著—座耶穌會的古建築,稱為聖伊格納西奧米尼,建於1696年,是觀賞瀑布的旅遊中心。

旅遊勝地

伊瓜蘇瀑布與眾不同之處在於觀賞點多。從不同地點、不同方向、不同高度,看到的景象不同。峽谷頂部是瀑布的中心,水流最大最猛,人稱“魔鬼喉”。

瀑布分佈於峽谷兩邊,阿根廷與巴西就以此峽谷為界,在阿根廷和巴西觀賞到的瀑布景色截然不同。阿根廷這邊分上下兩條遊覽路線,下路蜿蜒貫穿在密林之中,可自下而上領略每一段瀑布的宏偉或嫵媚,可說是10步一景;上路是自上而下感受瀑布翻滾而下的氣勢。在巴西那邊能夠欣賞到阿根廷這邊主要瀑布的全景。伊瓜蘇瀑布氣勢最宏偉的“魔鬼喉”,在阿根廷這邊是從上往下看,9股水流咆哮而下,驚心動魄,同時還可以望見環形瀑布群的全景;在巴西那邊是從下往上看,水幕自天而降,另有一番感受。

以前,遊人可免費參觀伊瓜蘇瀑布。幾年前,伊瓜蘇瀑布旅遊區由一家私人企業經營,這家企業投入了大量資金,修建了約20公里長的遊覽棧道,鋪設了電氣鐵路,旅遊設施煥然一新。遊人買門票進入公園區後,可以乘坐小列車前往各個景點,還可以乘坐橡皮艇沖進瀑布下面探險。

伊瓜蘇瀑布地處亞熱帶,全年水量變化不大,最佳參觀季節是1—3月。

這是南美洲最大的瀑布,世界五大瀑布之一。瀑布呈馬蹄形,寬約4公里,平均落差75米。巨流傾瀉,氣勢磅礴,有如一個大海瀉入深淵。轟轟瀑聲25公里外都可以聽見。

據說只有在巴西的那一側才可看清伊瓜蘇大瀑布的真面目,從阿根廷國家公園可直接乘坐小車到達巴西的瀑布公園,從這邊可以看到,對面的阿根廷國家公園整個是一座瀑布山,寬一千米以上,無比壯觀。

一進阿根廷國家公園的大門,就可以看見前方約百米寬的瀑布,耳邊聽見水的轟鳴聲,再沿公園的小徑往裏走,兩邊都是鬱鬱蔥蔥的熱帶叢林,遊客可感到越來越大的瀑布聲。

走到小徑盡頭,就可看到幾十米寬的河面,河水是黃色的,看上去水流並不急,但一到落差處,有如千軍萬馬一腳踏空,轟然而下,巨大的水流衝擊在岩石上,翻騰咆哮著,廝打在一起,水汽彌漫,而這只是整個瀑布其中的一段。

沿著公園修好的路徑,峰迴路轉,不時可見這樣的瀑布。有一處中魔鬼的咽喉,從上看下去,水不僅急而且旋轉,只聞其聲,不見其底。別說人,就是一輛汽車掉下,也會立即無影無蹤。

在阿根廷國家公園裏,還可乘坐橡皮艇挑戰瀑布--“沖瀑”,遊客買票後,套上救生衣,全付“武裝”上橡皮艇,由經驗豐富的船工掌舵,劍一般地迎著瀑布沖去,伴著遊客的尖叫,當有驚無險的回岸時,“沖瀑者”個個臉上掛著又驚又喜的笑容,是一次特別的經歷。

與阿根廷一樣,巴西也修了路徑,讓遊客沿路觀看瀑布。不同的是,阿根廷那邊是路在瀑布裏,而巴西這邊為路在瀑布外,離開瀑布一段距離,只能面對著60-80米高的“條條黃河”般的瀑布。

巴西的瀑布公園中只有唯一的一段伸手可及的瀑布,大約200米寬,瀑布前方搭有木橋,遊人必須穿雨衣,才能上橋不至於淋為落湯雞。站在橋中,面對瀑布,水流氣勢磅礴,翻滾而下如一頭巨大的水龍,咆哮著,怒吼著,沖下來。

另外,遊覽伊瓜蘇大瀑布,遊客還可乘直升機盤旋于伊瓜蘇大瀑布上空,這樣才能真正看清伊瓜蘇大瀑布,它是一個巨大的弧形(幾乎半圓)瀑布,有4公里長,由無數個大大小小的瀑布組成,每秒鐘,有4萬5千加侖的水傾瀉而下,除了高度不及尼亞加拉,這是世界上最長的瀑布。

探訪伊瓜蘇大瀑布(遊記)

地球真是個怪地方。就譬如說這裏,好端端的大地像被砍斷了肩膀,來個大畸形,這裏凹一塊,那裏陷一片的。明明是殘廢,偏偏就在這個阿根廷和巴西兩國交界處,形成一個世界上最寬,風景最美的伊瓜蘇大瀑布(Cataratas del Iguazu)。Cataratas ,西班牙語即瀑布,念起來口水花四濺。

它也是世界三個最大瀑布之一。第三瀑布是北美的尼亞加拉。第二是非洲的維多利亞。第一就是伊瓜蘇。

要看清楚整個齊全的伊瓜蘇,當然就得在阿根廷與巴西兩國邊境之間穿梭。難得是這兩個國家都深諳旅遊外匯之意義,瀑布兩端設在效率極高的海關,那雙蓋印的手蓋得比什麼都快,肥水灌溉兩家田。

一抵步,就被立刻安排前往阿根廷邊界。全團不過十人。當然,自己獨往不是不行,但要在兩國海關進進出出辦手續,靠“一個人的力量”,恐怕很耗時間。而且在瀑布公園內,又時時恐有被搶的危險。

這片瀑布的極大範圍,被納入阿根廷境內。並且已被開闢為國家公園。但是,阿根廷這國家還沒有在南美洲出現之前,它已是南美洲圖匹印地安人的生活區。伊瓜蘇就是圖匹語“大水”。1541年西班牙殖民軍“發現”瀑布的時候,也曾為它改了個名字,叫作“聖他瑪利亞”,當然,這名字變成個永遠的笑話。1986年,聯合國文教科組織正式將伊瓜蘇大瀑布選入人類自然景觀遺產系列。

伊瓜蘇瀑布,發源自伊瓜蘇河,這河流經巴西高原1320公里,沿途集納了大小河流30條,再匯為大河後,來到兩國邊界處的斷層處沖下。河面最寬的地方足有 4 公里,旱季時,斷層處分為275股大大小小瀑布,雨季時就匯為一道氣勢獨特的世界最寬瀑布,水流量為每秒1萬2700立方米。雨季時來看?想都別想。

但無論什麼時候,瀑布水勢最險惡處,仍然是在“魔鬼咽喉”。

顧名思義,魔鬼咽喉就是一處轉彎抹角,群水集聚的湧動噴口,水聲和水色在這裏掩蓋一切。

雨季時,當所有大大小小瀑布匯成世界上最寬的瀑布,伊瓜蘇的水聲,遠至25公里外都能聽到。

在阿根廷的瀑布公園,遊客可以走在瀑布之上,也可以走在瀑布之下,更可以搭小艇,坐到魔鬼咽喉噴口附近去,讓明顯有虐待狂傾向的工作人員多次把船沖進瀑布,驚險刺激一番。

可惜我剛剛從一次幾乎喪命的飛機降陸,精神震盪太大,一點也提不起看水心情,只想自己迷失在樹林裏,睡個好覺。

也許是離開熱帶太久了,此刻熱帶雨林雖在我的面前,恍惚還不是真實,我必須用手觸及才能感覺它。它潮濕、粘邋、吵鬧。我腦袋內,有許多顏色妖異的熱帶小昆蟲正集聚舞會。是的,太久沒看到綠色植物了,一棵棵一株株青翠碧綠地張牙舞爪,正茂盛囂張地向人襲擊。我發覺雨林空氣裏,有一種性的刺鼻氣味,生機異常旺盛,所有糾纏不清的植物都互相擁抱,擠在一起繁殖。

說真的由巴西望到的伊瓜蘇,似乎比較美。這真是始料不及。

因為經過兩國一番談判,瀑布最美的部分還是被納入了阿根廷,但世事不到關頭也不知得失,譬如這瀑布,站在太靠近的原處根本就欣賞不到,一定要有個距離。譬如現在,由巴西這邊望過對岸去,氣勢就更為磅礴壯觀。巴西當然是聰明的:最美的部分歸你,由你來保養,我在對岸設滿景點賣票收錢,讓人欣賞。

巴西人的隨和,也讓伊瓜蘇瀑布顯得更為自然。雖然國家公園內的設備實在比不上阿根廷先進,但人們更隨和樂天,更會笑,更懂得生活。雖然瀑布範圍分得少,但極會利用。巴西人,對大自然也有膽識去放懷挑逗,他們在瀑布前面築搭岌岌可危的長橋,一直通到瀑布面前去,讓遊客完全浸淫其中。我想,誰到了巴西都會放鬆,只有生命真正放鬆了,平時你自己以為沒有的隨和與歡樂都會立刻浮現出來。巴西瀑布公園的午餐自助餐桌上,連那個烤豬頭都戴著一朵冶豔的玫瑰。

伊瓜蘇瀑布的最大魅力,除了它擁有世界上最寬闊的大水風景,歸根結底,還是那分給人時空恍惚但又永恆的錯亂感覺。水柱的落差,達80米,約有22層樓高度,誰站在這大水前面,面對著50米高的珠簾飛霧,誰都會震動。我除了屏息,甚至錯覺這飛快急速流去的一切就是永遠。因為人太渺小了。當我穿入重重水霧中,突然間就失去了太陽,但四周還都是白光,而空氣裏全是水珠。我突然有種隨著大西洋阿蘭提斯陸沉後的感覺。總之這不似人間。

然後我走到浮梯盡頭,看到瀑布就在自己眼前沖下來了。這一刻真想哭。當然,不是傷心,自然給我如此直見性命又坦白的啟示,我以後實在不必再買誰的帳來活下去。我就是我。就如這大水就是它自己,完全不讓旁人有左右的可能,一意孤行,默默去做,這就是難得的快樂。

我全身盡濕。由頭到腳,全身沒一處幹的身體。難怪要我們把相機統統在走這條通道前都寄放起來。其實,迎頭迎臉是一次那麼偉大的沖刷,要完全投入這開放狀態,人類實在是什麼都不必攜帶。

我久久站著,頭一次被那麼大的水由那麼高照頭照腦淋下來,雖然不是教徒,仍覺得像洗禮。

走進來的時候,身邊水霧白茫茫一片,好像尋幽探秘,原來回程很遠,更須沿途一路摸著鋼索,步步為營。但幸好,我並不寂寞,因為出了瀑布後,雨林內原來有許多在隱秘中自得其樂的動物,尤其是蜥蜴。

蜥蜴是我喜歡的動物。它們不唱高調,但很警戒,總是老老實實懂得在任何狀態下都保住自己一條命。一被人發現,就會搖擺著一個極端不雅的姿勢遁逃而去。也許因為我還不及它的放任程度,才會那麼崇拜它。巴西那部分的小鎮還好,有些什麼飛禽公園之類可以消磨時間,反正買張票進去,什麼鳥都看。

但回到阿根廷,那個名字就叫伊瓜蘇的小鎮,就不是那麼回事了,非常明顯,就是那種在吸旅遊血的地方,給人完全是靠瀑布寄生的感覺。

全鎮約有百多平方英里,居民十數萬,但只要走在街上,都是剛剛戒嚴過後的感覺,街上沒多少人,有的話,多是婦女小孩,假如遇上一堆當地年輕人,最好快快走開,在瀑布就是這些孩子往外國遊客身上搶錢袋項鏈。

夏天在此癱瘓、喘氣。沒風,也沒遮擋陽光的地方,除了大量蒼蠅和遠方微弱收音機聲音,這裏是個陽光充足的死城。我三餐都窩在旅店,旅店裏冷氣機是唯一最親近的東西。但還是冒汗。這讓我想起那些在炎熱午睡中殺人的黑白電影,外面陽光燦爛,裏頭粘粘的屍體躺在床上。

除了睡完再睡,然後就是不斷把自己送上酒店的吧台,一杯接一杯來者不拒地喝。年輕侍者看住我,他沒喝,但他眼神比我還要茫然,但,一個人的環境就是他的命運。誰都不能救他。

整個伊瓜蘇大瀑布仍在遠處日夜不停張大喉嚨吞吐,它就是這附近的唯一主角,如今世界變成這樣,恐怕連它也覺得啼笑皆非,然而小鎮這裏,已經有人疲倦地,靠在鋼琴旁邊,開始喃喃地唱歌了。

最壯美的伊瓜蘇大瀑布

伊瓜蘇瀑布是世界上最寬的瀑布,位於巴西和阿根廷交界的伊瓜蘇河下游。瀑布分佈于阿根廷與巴西為界的峽谷兩邊,峽谷頂部是瀑布的中心地帶,那裏水流最大、最猛,被稱為“魔鬼喉”。

巴西和阿根廷分別為瀑布修建了國家公園。在阿根廷觀瀑布分兩條線路,一是在瀑布上游俯視,遊人可通過一條長3000米的蜿蜒小橋抵達瀑布邊緣,站在橋上,俯視伊瓜蘇河注入巴拉那河的壯觀景象;一是在瀑布下游仰視,自下而上領略瀑布一瀉千里的百態景觀。如果你夠勇敢,可以搭一艘小艇,到“魔鬼喉”噴口附近,讓船沖進瀑布,玩一把驚險。在巴西觀瀑布就比較方便,在占地17萬公頃的國家公園內,住在瀑布旅館就能俯覽伊瓜蘇瀑布的全貌。

在阿根廷,不去探訪下“探戈”的發源地,就是一種遺憾。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諾賽勒斯南郊的博卡港區,有一條叫做“卡米尼托”的街道,是探戈舞的發源地。它周圍的一切都與探戈有關:被塗成五顏六色的樓房、千姿百態的探戈舞蹈造型、探戈主題的雕塑及壁畫等,讓人流連忘返。

典故

提到伊瓜蘇瀑布,有部電影不容忽視——《春光乍泄》,伊瓜蘇瀑布貫穿與整部電影,電影開始便是從各個角度對瀑布進行拍攝,而伊瓜蘇瀑布造型的臺燈更是這部電影的重要線索。